大学声(连载42)

王帅

        第二天起床,王小虎接到短信,以为是陈曦回心转意,一看信息却是齐宝那厮的短信,短信里齐宝把衣小莉如何如何不易如何如何好心肠狠狠描述了一遍,并且希望小虎周日能去见一见良子他妈,其实小虎是个嘴硬心软的主,看了短信满心愧疚,责备自己之前不该对衣小莉那种态度,回复短信一口答应了齐宝。       转眼到了周日,清晨六点在胖子刚刚入睡的时候小虎刚刚醒来,下床想找件干净衣服,却发现自己衣柜里已经没有干净的了。趁夏港在厕所刷牙,偷偷打开夏港的衣柜拎了一件就跑。没跑几步就接到胡老师电话,让王小虎去院里办公室一趟,那位新书记要见见小虎。       小虎当时就开始犹豫,到底是去见书记,还是去见良子他妈。他妈 的新书记一般三把火,想到这,为了不惹“火”上身,还是去见书记为妙。       王小虎哒哒哒奔到办公大楼院办公室,一见新书记竟是女的,还很年轻,是个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美女,王小虎总以为当书记的都是老头子或者老女人,这次还真挺新鲜。       美女书记开门见山,说如果要给她当助手,一定要文笔好,想看看王小虎的文笔如何,然后拿给王小虎一只笔和一张纸,刚要交代写啥内容,她的手机就响起来,那铃声是凤凰传奇的月亮之上,那段时间仿佛天底下的铃声都是月亮之上,听着让人感觉没了太阳一样。书记接完电话,就匆匆出门,刚一出门又折回来,跟王小虎说,你写一篇“接生”的文章吧。王小虎一听有点懵,这新书记倒也奇怪,冷不丁地让人写“接生”,小虎哪懂什么接生,坐在沙发上犯愁,憋了半天,只能瞎编一故事敷衍,故事内容如下: 接 生       母亲是村里唯一的大夫,她行医已有二十多年,收费低待人诚恳,在村里名声很好。尽管现在村里人生活渐好,镇上的医院医疗设备也齐全,但村里人遇了个头痛脑热发烧感冒,首先想到的还是母亲。       暑假我放假回家,帮她做些家务。日子过得平淡,直到立秋那天发生的那事才给日子填了一点咸味。       那天傍晚的时候我跟父亲去地里收了玉米回来,满身疲惫,洗过澡后很早便睡下了。半夜里,有人“咣咣咣”地敲门,我惊醒起来,揉了揉眼睛,满心烦躁,披了件外套去开门。      “谁呀,来了”        拉开笨重的木门,被一道刺眼的手电筒光照得浑身不自在,细看过去,原来是后街的李二婶。       “二婶,有事吗?都这么晚了”       “欢欢呀,你妈呢?快,快,俺家那……要生了”         此时周围邻居家的狗开始叫开,我跑进屋里,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母亲已经拎着她的药箱子走到了门口。看着李二婶满头的汗珠,我心里也添了急。      “妈,我陪你去”,说着三人走出大门,走进东面的胡同。狗叫声开始停下来了,父亲从后面追上来,把一只手电筒放在我手里,“欢欢,夜路黑,回家时拿它照亮。”       一路上我们走得很急,只能听见三个混乱的脚步声与李二婶急促的喘息声。母亲问她有没有给要生的媳妇敷上毛巾,也许是着急的缘故,李二婶嘴里总是含糊其辞,答非所问地嘀咕:“快了,快了,快生了。”       天上零星地缀着几颗星,没有足够的光照进胡同,但我想着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即将降临,心里便开始亮堂起来。这几年小村里只有老人去世,没有孩子出生,因此接生也算村里的大事。 我们从磨坊拐过去,就到了后街。推门进去,院子里没开灯。母亲着急地问李二婶,“她二婶,你儿媳妇在哪,要赶快。”       奇怪的是,李二婶这时却把头埋进胸里,莫名地呜咽起来。这时我才注意到西面的草棚,里面有杂乱的动静,我走近了,看到李伯抽着旱烟,坐在板凳上,正守着旁边的母羊,母羊发出一阵“咩咩”的呻吟声。       我的火一下子冒上来,“李二婶,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妈是给人接生的,你给羊接生,你找兽医去。妈,咱走。”       母亲站在那看着李二婶,我上前拉着母亲的手要走。“妈,别犹豫了,今天你给她家的畜生接生,以后还有谁会再找你接生啊!”母亲被我说动了,提了提药箱子准备要走。      “咩……”        这时,那头母羊的一声惨叫让整个院子都安静下来,我想不到,一只羊能够发出那样嘶哑低沉的叫声,如同一个在绝望中求助的女人……       我和母亲转过身,当时我知道母亲的心肯定软了下来,因为我的心已经先软了下来。我第一次目睹那种情景,母羊一个劲地向草堆里拱,布满血丝的眼睛里落下泪来,那浑浊的泪掉在李伯苍老的手背上,大腿上还沾着些凝固的血迹,我的心一阵抽搐。       母亲开始解下药箱,然后给那母羊打了麻醉,母羊的左前蹄不停地抖着,母羊难产,母亲准备给它剖腹产,那是个漫长的过程,母亲戴的手套上全是血,我知道我的心是疼过来的。最后有五只小羊产下来,活了三只,李伯敲了敲烟袋锅子露出了个笑脸,二婶的儿媳妇挺着大肚子出来,端着热水让母亲洗手,李二婶一个劲地说谢谢。       此时已经黎明时分,父亲骑着摩托等在后街的路上,我跟母亲一起收拾了药箱准备回家。       我心疼那母羊,忍不住去摸了它的脖子,可是它脖子侧面一个圆形的烫伤让我楞住。       我望着李伯,盯着那个别在他腰里的烟袋锅子,回想起母羊的那声嘶哑的惨叫,心里好不是滋味……      “接生”写完之后书记还没回来,王小虎便坐到书记的电脑桌前,想上网浏览一下新闻,可是当时学校正断网,小虎只好点开E盘瞅瞅有什么电影好看,E盘有个叫娱乐的文件夹,小虎发现有隐藏文件,出于好奇便点开了,这一点开差点吓倒,里面竟然全是A片,历历在目。片子之多,品种之全,分类之细,让人瞠目,估计A片王子骆驼看了都要折服。       毕竟这是在办公室里,王小虎惊得一身汗,赶紧关掉电脑坐回沙发上,让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      这就是王小虎第一次上网然后坐回沙发的感觉。 PS:我觉得吧,看连载小说好比看脱衣舞表演,台上的一件一件挑逗着你往下脱那才好玩,因为都知道精彩的东西在后头,一下子扒光了肯定没鸡巴意思。至于更新比较慢的问题这的确是个问题,看这个小说子的同学算是比较有耐性的,感谢你们这帮耐性情中人。我尽量耐着性子写,你尽量耐着性子看。咱都为了寻求生活中那点少得可怜的乐子。是吧。 (本文为查综门户网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查综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