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日和,搞笑至死

南都周刊

  “我勒个去”、“我勒个擦”、“不给力啊”、“这货不是……这货不是……”、“湿父”……这些中国人耳熟能详的网络词汇,其实都来源于字幕组们对日本人气剧集《漫画日和》的翻译。这些每集只有5分钟的搞笑动画片,语言极富魅力,每一次都让粉丝们笑得神魂颠倒。(文/独眼)  二人组合很有爱,是《漫画日和》中最受欢迎的角色。 人物都很明快,性格都很猥琐。 圣德太子(躺着的)身为摄政王,却经常不理朝政,曾经花了一周的时间挖一个坑,只是为了让小野妹子掉下去。不爱穿内裤。 这位是河合曾良,俳圣松尾芭蕉的弟子,对老师很不尊敬,有时还拳打脚踢。   “在庭院栖息着妖魔/能够依靠的同伴都一脸死相/献给排球的青春/但是 大家都一脸死相/我与你/虽然不是朋友关系/我的朋友和你是朋友/大体上就是这个样子……”歌唱者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节奏叽里咕噜像快速滚动的汽油桶,歌词一句是一句毫无关系看得人想要掀桌,最后又凄厉惨叫一声:“搞笑漫画日和!”这就是日本动画片《搞笑漫画日和》的开场曲,与版画风格、粗粝的画面配到一起,完全不知所云,却准确地反映了整部动画片的基调。   插科打诨狂想曲   《搞笑漫画日和》日文全名是“増田こうすけ剧场 ギャグマンガ日和”,増田こうすけ(增田幸助)是原作漫画的作者,“ギャグマンガ(gag manga)日和”字面的意思是“插科打诨漫画的好日子”。漫画从2000年起在集英社的老牌漫画杂志《月刊少年JUMP》上连载,这本休刊之后又换到《Jump Square》上继续连载,至今未完结,结集出版的单行本10册,销量总计超过300万册。   “ギャグマンガ”由来已久,最早问世的作品可以追溯到昭和年间,这类漫画与其说是讲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不如说是用图像来表演相声、小品,比如《蜡笔小新》,就属于这一类,画面的精美远没有插科打诨重要。增田幸助的画作,要比一般的这类漫画家更差劲,看上去像小学生在课本空白处画出来的,表情也一个个面瘫、阴沉诡异、无奈颓废,他胜在……完全疯了。每个故事,没有连续性,甚至经过编辑的单行本总标题也跟内容毫无关系,恶搞对象从历史人物到非现实的动物拟人形象都有:穿着蓝色土气运动服的圣德太子和跟他相得益彰穿着红色无袖老土运动服看似非男非女的小野妹子(男性,日本历史上著名的外交家,曾跟随圣德太子出使隋朝)、大唐使者裴世清,与增田幸助同是三重县人、经常陷入创作低潮的俳句大师松尾芭蕉与对他充满鄙夷、疲于应付甚至拳脚相加的徒弟河合曾良,逼迫日本开放口岸的美国海军上校佩里和第一任驻日美国大使哈里斯,西游记四人组,还有爱瞪眼的名侦探兔美和好色傻气又可怜兮兮的熊吉,以及很多带有现实色彩的小人物,他们生活中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常常处于普通的社会阶层,总是露出偷瞄而为难的表情,心里充满了嘀嘀咕咕的小算盘。这些描述并不能尽述增田的世界,对他来说,界限,是完全不存在的,不然,隋炀帝不可能被外星人劫持,唐僧、孙悟空和沙和尚不会狠心把猪八戒吃掉……   2002年,《搞笑漫画日和》以Jump Festa动画之一的形式推出,引起了热烈的回响,动画化的呼声出人意料的高,2005年,当红著名动画导演之一大地丙太郎(《水果篮子》的监督)将它制作成电视动画,正式搬上屏幕,动画尽可能还原了漫画原著的画风,选择了浅淡复古略带压抑、土气的色系。青出于蓝胜于蓝,动画要比漫画更引人入胜。除高超的画面节奏控制外,超出漫画之外的声音,更加强了增田幸助原作中的神经质。作者在那些路数匪夷所思的故事中,写了大量超级无厘头、前言不搭后语,又掺杂着名人名言般感叹的对白,这些字在动画中被声优们迅捷地用奇特的节奏说了出来,成倍地增加了言语的“插科打诨”感,观众的笑点被反复捏放揉搓,一集看过之后,那种快速喷薄的声音还会余音绕脑难以退散。   烂Game认真玩   “在这世上,虽然有很多笑不出来的事情,但请在这5分钟里尽情地大笑吧!”大地丙太郎在见面会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动画每集的长度各式各样,并不严守5分钟的限制,还有时候分成了前编、后编,但相比那些每集20分钟的正统连续动画片,《搞笑漫画日和》确实做到了让人“尽情大笑”,几乎从主题曲开始就笑,习以为常之后从主题曲结束就开始笑,笑点再高点儿1分钟之后怎么也要笑了——至少是微笑,要不是面部神经受损或者脑子有点儿问题,没人能严肃地看完一集。   继2005年2月的第1季、2006年8月的第2季、2008年3月的第3季后,今年1月,《搞笑漫画日和》在极高人气中继续推出了第4季,它所达到的搞笑“高度”数年来还没有其他动画可以赶超,它不止于漫画的“插科打诨”,恶搞直抵“Kuso”(日语的“粪”字),也就是“无聊”到“屎”的程度。究竟第一个用“Kuso”形容恶搞的人是谁,尚无定论。有一说是游戏里面某个人物临死前会模仿美国人口头禅“shit”,用日语喊出“Kuso”的发音,但这个词的实际作用,还是教游戏玩家如何以“Kuso”的态度把“烂Game认真玩”。   《搞笑漫画日和》真正牵动人心的,大约就是每个人物身上带有的这种“烂Game认真玩”的情绪。如此非逻辑的世界观下,无论事理人情发展得多么不合常理,人们却在以认真的态度应对,总是神叨叨地对无聊的事进行很深的思考。例如,第三季第一集《平田的世界》干脆堂而皇之地上来就说“我叫平田,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其实是个漫画里的人物”……然后还要扪心自问:“既然是漫画,首先还是得有个宿敌之类的登场……”于是,自称是他情敌的宿敌出现,随后,长相恶心、嘴里嚼着屎状物的“男性”“恋人”叶子出现,随后,湿漉漉更加恶心上身长满两列共计22块腹肌的师傅出现……其间,平田虽然满心嘀嘀咕咕地吐槽(揭老底),但他还是要认真地用师傅教给的姿势,向宿敌发出大招,拯救他的恋人……   这是典型的增田幸助《搞笑漫画日和》式幽默,此外,他时不时也搞点儿讽刺、隐喻,戳戳社会、明星和普通人的痛处,毫无顾忌地进行剥皮,各种挂着的、端着的面子、架子都毁于一旦。不能细想,细想之后就会感到如此无聊的故事怎么上得了台面,但想到之前一定会笑出来,这种笑,贱且俗,比吃大蒜还愉悦……直达心底。与剧中人同感,又缺乏那种在现实中迸发出无聊言语和行为的勇气,“哈哈哈”、“嘻嘻”、“嘿嘿嘿”让人解压,“哎呀,怎么这样”、“好恶心啊”这些批判性感叹底下,其实心里早就认同了:这个人说出来的,正是自己想说的话,他所做的,……竟也并非完全不可理解。   中文方言配音更恶搞   正因为《搞笑漫画日和》充满了特殊的语言力量,它的翻译让很多字幕组头疼作难,那些出现在历史教科书上的日本著名人物,为了让中国观众能够代入,需要加上长长的注解,介绍中每次提到小野妹子都不忘后面加上“值得一提的是,他是男性”。像是圣德太子,他除了出使隋朝、发出了日出之国言论,还干出了其他一些重要事件,比如,修建法隆寺,这,法隆寺长什么样?跟动画片里发臭的局促破庙可不是一回事,而没有这种落差的认知,恶搞带来的欢愉就减少了三分之二。佩里和哈里斯的系列故事缺乏人气,中国人对他们根本不了解嘛。台词中夹杂的各种历史典故和日语笑点就更不得而知了。所以,国内比较受欢迎的是西游记、兔美与熊吉系列,理解起来毫无困难,语速也算是比较慢的,足够把字幕看完。   这时候,一个叫cucn201的团体出现了,他们用中文进行了重配音。很少有配音受欢迎程度大于原声的情况出现,但这一次,配音版却红了。cucn201不再拘泥于日文原文,而是仅仅保证剧情的基本忠实,把大量中文的搞笑元素注入其中,将《搞笑漫画日和》带入了中文Kuso的新领域。四位成员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2006级语言传播系201宿舍的同学,分别来自河北、河南、山东、新疆,综合了多地的方言。前文所述《平田的世界》是令他们红遍网络的作品之一,里面出现了“我勒个去”、“我勒个擦”、“不给力啊”、“这货不是……这货不是……”、“湿父”等莫名其妙的言辞,现已成为了大部分网民耳熟能详到足以日常运用的语言。这就像接龙一样,没有结束,《平田的世界》一集又出现了广东话版,而上海话版的另外一集《世界末日》也流传甚广。与其说是山寨,不如说是一种再加工的尝试,成就感估计或许很难跟原创匹敌,但这些本土化之后的作品却也不乏新意,带着小小闪光点。大家像是中了kuso的毒,认真玩起了“烂Game”。   → 微信公众号:查综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