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6)

何以夕

  我从南京回来之后,发现乔宇娟突然不理我了,她的态度很决绝,就算我迎面走来,开口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把我当空气,头也不回地从我身边走过去。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而且心里有点堵。最怕曾经对我好的人,一瞬间抽离,然后再对我冷漠。   一直以来,虽然我们寝室四个同学相处得都很愉快,但因为其他两个经常去实验室,留我和乔宇娟守寝室,所以我在精神上更依赖她一些。她理由都不给我一个,就这样突然否定我,让我觉得很难过。   后来,我看见她在QQ签名上写:“留下我的人,留不住我的心。”才明白,原来她的导师不同意她去南京联培,她的心情不太好,顺带着把我也一起怨恨了起来。   我很想安慰她,想告诉她我在南土所实习过,知道联培的日子很辛苦,她是她导师的第一个学生,导师对她很好,留在本校其实也不错。但我不能,因为我的安慰只会让她更难过。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不理我,看着她渐渐把我从“朋友”疏远成陌生人。   研一国庆,寝室就剩我们两个。我们哪都没有去,第一天,她带我去买十字绣,后来的几天,她在寝室一针一线地教我。她说要在她弟弟结婚前把那副2米长的满绣绣完,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绣来干嘛,但也很享受一边看《百家讲坛》一边绣十字绣的时光。   如今我已经看完50G的《百家讲坛》,十字绣也绣了一半。从南京回来之后,我经常花整个晚上待在寝室里绣十字绣,似乎有希望把电脑里剩下50G的《百家讲坛》也看完。而她彻底把十字绣扔在了一边,把QQ签名改成:“我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也确实每天抱着厚厚的《GRE词汇表》从走廊爬到楼梯间,最后爬到了楼顶就再也不愿意下来。   我那篇没抱太大希望的论文,后来接到“修改后发表”的审核结果,老头表示很重视,隔三差五地召唤我去实验室讨论修改意见。我总是很配合地跟他讨论怎样进一步研究下去,接下来要做什么试验,内心却想着怎么开口跟他说我要去南京的问题。   当初保研的时候我说过以后要去南京联培,他是赞同的,所以他一直知道我要走,知道我的心并没有在实验室,但还是对我严格要求,只要我还在学校,还在实验室,他就一直把我当成他最钟爱的学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于到底要不要去南京的问题,我变得犹豫了起来。我在南土所实习过,所以知道我去联培很可能还是没有门卡,周老师虽然很好,毕竟还是“后妈”,曾让坚定不移的理由和奋不顾身的人似乎对我并不是很期盼。我对未来突然没了信心,虽然很期待去南京,但也有点害怕。   我的心里有一个天平,一边是我的自尊和骄傲,老头的重视和期望,熟悉的学校里的悠闲和自在,还有一份踏实的归属感。于是我给潇逸打电话:“我不想去南京了,留在学校也挺好啊,反正以后还是可以考博的嘛。”他说:“可以啊。”   天平的另一端是更多的实验和艰辛,不被认同,但可以和潇逸在一起。于是我又给他打电话:“我还是去南京吧,虽然可能会比较辛苦,但天天可以见到你啊。”他说:“也行啊。”   这个天平时时刻刻在摇摆,我实在难以决定,还是只能给潇逸打电话:“怎么办,我下不了决心,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吧。”他说:“你的人生还得你自己把握。”   我就这样犹犹豫豫到了6月份,都还没能拿定主意,而乔宇娟突然跟我说她导师同意放她走,她6月底要去南京。那天她在QQ签名上写:“南土所的分数线出来了,好想去死”,后面是一串触目惊心的感叹号。她当天晚上更新了日志,说她的导师看到她的签名,打电话跟她说:“既然不快乐,留下来也没意义。”我很羡慕她的这份坚定,她坚持并实现了自己的想法,我很为她高兴。   其实我也知道不管选哪一个都是好,拿不定主意才最糟。“当你进退两难的时候就抛硬币吧,当你第一次抛了以后想再抛一次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我抛了很多次还是想再抛一次,谁能告诉我答案?   如果潇逸坚持让我去南京的话,我应该会去的吧,但他从不坚持让我做什么,他总觉得他爱的方式是给我足够的自由,他不应该左右我的人生。   而我也确实不应该拿这件事去烦他,实在不是个聪明的选择。   终于有一天我又给他打电话,刚要开口,他说:“如果你再提联培的事情,我就把电话挂掉。”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接着说:“现在,我感觉不到我们之间的快乐。”   我诺诺地问:“你是想分手吗?”   他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说:“我不知道。”   “那我们分手吧。”说完,我把电话挂了。   挂掉电话,我顺势坐在寝室楼下的石板凳上发呆,努力回想我们在一起的4年,有哪些经历会让我难以忘记,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感动不已?想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承认我们之间真的只剩下平淡。我开始怀疑当初使我们在一起的理由是因为爱吗?可在那完全不懂爱的年纪,说爱也是不可信,只是我们曾经很快乐,我以为这样就够了。现在他说他不快乐,我也不快乐,可这并不代表我不爱他啊,我只是不想证明我爱他。证明爱一个人是件很复杂和无始无终的过程,而且他已经把我的存在当成他往日的记忆残片,我还能怎样去证明?   我就那样呆呆坐在石板凳上想到凌晨2点钟,哭到凌晨2点钟。我曾经很臭屁地对别人说:“潇逸有什么好,他浑身上下一个优点都没有,真要说的话,喜欢我是他唯一的优点了。”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太可笑。   有些人,因为太相信在一起,最后分手了。   当初没看懂,现在懂了。 ————————————————————  何以夕同学作品《再见了,单纯》已于2014年年初上市。有意思的小卖部有售,限时包邮哦(点击查看详情)~   (本文为查综门户网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查综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