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听音乐,一边讲故事(7)

牧鸯

   20 《Ticket (Day Trip) 》 Chookiat Sakveerakul & August Band(点击播放)  《只有你》 Witwisit Hiranyawongkul(点击播放)  《Gun lae gun》 Suweera Boonrod(Flure)(点击播放)   这个国庆我去了一个小村落,走在被岁月洗涤过的村子里,到处残留着过往的痕迹,四处残垣断壁,我相信这很快就要荒废。坐在村东头的大树下怅望流年旧事,听完三首歌,整个人沉静下来,心也变得沉重起来。我以为很多事情只要不去想,不提起,就会随着时间埋葬在岁月里。结果不是这样的,那些曾经挚爱过的一些事物,不管过去多久,突然出现在你面前,那刻沉寂的心还是会汹涌澎湃,无法控制。   这三首歌都是《暹罗之恋》里面的插曲,也是所有插曲里我最爱的。但我对《Ticket (Day Trip) 》情有独钟,它有一个中文名字叫《车票》,歌词翻译成中文,撞击着我的心脏。每一次听,都感动得落泪。当年邂逅这部电影时,我还是青春年少的年纪,对于感情懵懂羞涩。看完这部电影后,我一度抑郁,苦闷了许久。后来,每当我心中愁苦时,我又反复观看这部电影,我已记不清看过多少遍了,只知每看一遍理解的东西也都不一样。近两年,我再也不敢看,因为我不想再一遍遍自虐,更不想陷入一个看不到希望的绝境。   前年春天,我去婺源看了一场油菜花,那年的油菜花开得多么旺盛,漫山遍野都是。站在田垄上,金灿灿的油菜花随风起舞,耀眼、婀娜多姿,是在迎接我的到来吗?我真想随着花儿们翩翩起舞,又怕自己笨拙的身姿误了花儿的绽放。 那日清晨,一个人迎着朝阳,慢悠悠地散步在田野上,穿过一片片油菜花,蹲坐在江边,看婺源女子浣纱,听远处村落的鸡鸣狗叫,还有那去上学的婺源孩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沉静。婺源的清晨,空气清新,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想要把这大自然的新鲜空气全部吸进肚里,装着回家。   我静静地坐在桥头,想起了mew和tong。后来走到油菜花丛中,情不自禁地放声歌唱:ya-chi kao-kun ti lu-zhai ku-zhai sing-di di-ti hei-man,ya-chi kao-kun ti san-ya wo-cai mei-mi wenhan-he……唱着唱着声音开始颤抖,喉咙哽咽。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飞往了另一国度。突然间,从油菜花田间的另一头蹦出来一个男生,他睁大眼睛看着我:“你刚才唱的我也会。”我当时真的吓了一大跳,他扛着一台无敌兔站在我面前。我问他:“你为什么偷听我唱歌?”他说:“冤枉啊冤枉……我在取景,没想听到你在唱《只有你》。”他叫王阳阳,通过闲聊才知道,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城市。后来的几天我就跟着他混了,成了王大摄影师的人像模特。在返程的火车上,他和我说起他一个朋友的故事,他绘声绘色地讲完,我一边一听一边擦眼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感人的事迹吗?我以为只是出现在书里。只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还记得去年4月,我和王阳阳一起去图书馆借书,走到某一排书架下,他挑出一本书给我,他说:“这本书应该是你感兴趣的。”我看了书名《背道而驰》,怔怔地望着他。他说:“不用感谢我。”谁要感谢他呢?我突然想起些什么,不怀好意地问他:“你曾经在火车上与我讲的那个故事,主角身份应该是你自己,而不是你朋友吧?”他没想到我会想起以前的那个故事,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你觉得了?”然后无论我怎么问他,他都不愿意再说。他说故事你已经知道了,主角是谁不重要,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能想成他是间接地承认了吗?     21 《少年の日の夕暮れ》 久石让(点击播放)   这些年,我进进出出过无数个车站。来来去去,与太多的人离散,关于与友人的记忆也在众多的离别中褪去。其实我是一个记性太好的人,经年旧事总是记得格外分明。我还认为记性太好,容易记仇。后来在颠沛流离的年岁中,我故意忘记很多事情。我不是选择性遗忘,也不是逐渐淡忘,就是故意地忘记。   四月一天的深夜,我坐在西北的一个简陋的车站里,候车室墙上写着一行红色大字:优质服务是我们永远的承诺。我不由得发笑,这么稚嫩的口号居然现在还保留着。坐在候车室里能看见狭窄的站台,偶尔经停一辆绿皮火车,却不知发往何方?座椅上到处横睡西北老乡,就着大麻袋当枕头,好像那是他们选中的最舒坦的睡姿。我不知道我要等的车何时来,但是我已经陷入无边的寂寥。   在漫长的等待中,我想起七年前的秋天,我与三位好友在衡山车站等车的情景。当年的衡山车站特别破旧,老式的车站,候车室的木椅子,躺在椅子上能看见天花板上老式吊扇不停地转动,发出咯吱的噪音。   记得那年,我们四人也是等深夜的火车,那是一辆破旧的绿皮火车。我们四人坐在候车室里,睡意无止无休地袭来,最终我们谁也没有抵挡住睡眠的侵袭,谁也没有再矜持,而是将书包当枕头,肆意地横躺在木长椅上,睡得特别舒服,就是中途无数次被冻醒,要是再加床被子,我们就没打算走了。后来睡了醒醒了睡,我们要等的那趟绿皮火车迟迟不肯与我们打照面。我们有点泄气,最终睡意全无,我们四个从第一排木椅子跳到第二排木椅子上,接着跳到第三排……当我们把所有的长木椅都跳完了,才发现整个候车室就我们四人。而就在我们准备接着再睡时,绿皮火车终于拉着长鸣笛缓缓而来,我们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抓起书包跳上车。   那辆绿皮火车是我乘过的最后一辆绿皮车,那趟旅行也是我与友人的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旅行。那趟深夜的列车带走了我的青春,并且将我带上社会。那个车站,也是我青春岁月里最后的印记。   最后,添加一个广播:“芝麻开门”——欢迎喜好读书爱听音乐的小伙伴,加入我们音乐书群,我会不定期地推荐书籍或音乐,只为结交共同志趣的人,共同提升,共同进步。有意者请留言或直接扫二维码,随缘随喜。      → 微信公众号:查综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