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旅行·第二季(6)宗教、磕长头、人品爆棚

深蓝扣

  关于宗教  最多的就是,很多座城,都会有基督教徒拿着圣经或者宣传册来到你身边说你了解基督教么?主爱世人,信主将得到主的庇护……   (我是无神论者,对所有宗教中立,不信仰,不反对,以下观点不喜误喷)   刚开始会走开,后来时间不赶索性听听。关于被基督徒传教有“急性”的有“慢性”的,记得有位大我几岁的女士上来就拽着我说,如果要得救赎必须信基督,其传教的“力度”堪比“你快死了你必须得吃这种药”的感觉,让人浑身不快。不过大部分教徒都是拿着圣经从“创世纪”讲起,讲世界的由来,人类的罪和毁灭,其他宗教的神无法与主一般降幅与世人……   最幸运的一次就是得到一位“长老”的亲身传教,整个过程大概有一个半钟头。他一直紧握我的双手,很真挚地将圣经分成几个部分传授与我,最后教我如何祈祷,然后一起祈祷(我没有提任何反对意见)。屋内有长老和几位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很开心又有一位姐妹加入(其实我只是来感受这个过程,我很抱歉……)。   前前后后,我经历过4次比较完整的基督传教,主以绝对的权威主宰着信众的灵与行为。信——必得主佑,是我多次受教的总结。对于基督教,我最大的异议就是关于同性恋和对其他宗教的态度问题。我本人是支持同性恋的,但在基督教义里面只有“男女”才是正途。于其他宗教,基督教徒认为只有主才是真神,能听到你,能给你庇护,其他佛、神、仙有耳不能听,有口不能语,不能像主一般降福于世人。对于这一点,我22年的生命也许不能明确地剖析各个宗教的利与弊,但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宗教必定殊途同归。道也好,因果也好,轮回也罢,天堂地狱不过催人向善,使人正道。   大大小小的佛教寺庙,去了不少但已经厌恶(我还是深深相信,有真正的佛法大师,可是我还没人品遇到)。有一次,北方某城我想进寺参拜,有位“和尚”拦下我用强硬的态度说门票十块。我转身就走了。倒是有些隐身于世而非佛堂的“师傅”在尽力地传教,为教徒排忧解难。   我曾经在华中遇见一位道人,我很臭不要脸地凑过去和人家聊天,道人极少发表言论,大多是我在吱吱。我问及生死和升仙的时候也只是笑着捋捋胡须说一句:随缘吧……道人都是言简意赅,我时常百思不得其解,哎!我这悟性……后来道人留我一个飘逸的背影就飘走了,留我在原地发呆……   每种宗教都有特定的宗教行为,使教徒与普通大众区分。礼拜、抄经、诵经、打坐,最让我深受感染的是藏传佛教的磕长头,那是怎样的信仰力量使他们从家乡一路三步一磕来到圣城,完满生命……   磕长头   我坐在拉萨的寺庙墙边呆望着磕头的众人,他们偶尔停下来喝水进食,然后继续周而复始直到磕满心中的数字,一磕一念珠。我止步在众教徒身旁望着他们不敢打扰。   在第五天我的高反已经基本结束的时候,我跑到了大昭寺。找了一个墙角坐下,从中午一点到六点,我就呆坐在那里不愿起身。大大小小的寺庙我去了那么多,看着众人伴着燃尽的香烛许下一个个世俗的愿,而游人则在一旁嬉笑、打闹、拍照。这是第一次,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信仰的专注,这种专注让一旁的游人不敢造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哭了出来,世人为名利削尖了脑袋挤破了头皮,他们为朝圣让额头结下厚厚的茧……离我最近的一位朝圣女子以为我不舒服,递来了自己的甜茶,用生硬的汉语为我说:你喝……我赶紧掏出自己的水杯表示自己有水。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了朝圣者,我万分抱歉。   我到底没有拿出相机,对着他们按下快门,我觉得如果我那样做实在太可耻。我在这里也表达一个诉求,请不要拿着你们的电子产品对着朝圣者一顿狂拍,请不要成为他们与寺庙与佛像与信仰之间的阻碍,请让他们每次抬起头都能看到心中的圣灵而不是一个陌生人在侵犯自己的肖像权。   人品爆棚模式开启   大寺庙固然要去,但人声鼎沸,无法专心观象……我在参观北京路上的一间太不出名的寺庙时发生了让我意外惊喜的事情,来过拉萨的朋友大多知道这边的寺庙5~6点便要关闭禁止游人参观,我在进入那间寺庙时已经接近5点,整个寺庙里加上我和填油(每间寺庙都有佛灯,里面的灯油有信众来添所以不灭)的信众一共4个人,其他全部为驻寺僧人。当时寺庙里正在举行一种传统仪式,旁边一位会些汉语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叫“打疙瘩”:男男女女手握长棍,长棍的最下方有个人脸大小的白色布包裹着重物,信众口中念念有词语调洪亮、目光坚定,在寺庙的门前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因为是藏文所以没听懂在念什么,一句一戳,手中的长棍随便信众的臂膀一上一下,长棍下的圆锥型物体重重地砸向地面。这场仪式的目的是驱邪,而且除了我在一旁盘坐观望以外再无其他游人,我就坐在那享受着这场传统仪式,有一种仿佛要穿越的快感~~~噢呵呵呵呵,心中乐开了花……喵~   插曲1:我在寺庙里参观时,发现拜佛的贡品真是让人满脸黑线……除了可口x乐和BAI事的全线产品和杂七杂八的饮料以外我还发现了一瓶XO,我说你们真的确定佛祖会喜欢这口么……   插曲2:我在透过门缝向里看的时候,看见一位喇嘛在数钱,其手法和专注程度丝毫不亚于银行的点钞人员……   ……   现在正值西藏的雨季,所以时常下雨。满哪都是湿嗒嗒的就没心思画画,所以就捡了一枚筒子去逛了。那枚筒子让我叫他王老师,我说我刚从大学那座疯人院里逃出来就免了吧。其实那天下午很神奇,他过路的时候没注意,在我的画上踩了一脚,觉得过意不去就停下来赞助了我一笔生意。画人像的时候我们就聊天,说他明天就要撤了,但是X寺还没有去,我说我也没去……然后外面的雨就下下来了……我说:得!画完你这张我就结束,今天这天气也进行不下去了,要不咱们一起去那座寺啊!他说:好啊~   那天真是极幸运的,我们到那座寺庙的时候已经7点,自然不能进殿拜佛,但我们在绕寺的时候捡了头彩。我是个好奇心极重的熊孩纸,当时下着雨,寺庙里没有游人,鲜有人迹,偶尔看见一两位喇嘛匆匆走过进屋避雨。虽然大殿关闭了,但是旁边的楼宇还是很方便我们上上下下的,我就带着那枚筒子,见楼梯就爬,屋子虽然没上锁但我们也没进去,就隔着玻璃观看里面的内部构造。到了最上一层,发现那是个天井,天井中间的房屋构造类似阳光房,窗户是开着的,向里看已经关闭的大殿构造在我们的俯视下一清二楚,佛像、座席、佛灯、佛箱……走着走着我们碰到一位老者,虽然没有穿着深红的喇嘛装但能从手中的念珠看出是位僧人。眼看雨越下越大,我们在顶层天井的周围避雨,这时刚刚的那位老者邀请我们进屋避雨,当时我激动得都快不行了,那是天井阳光房最近的一间屋子。虽然我们不懂藏语,老者也不能说几句汉语,但我们还是边说边比划地了解到,这间就是老者的居所,平常的念经之地。我们就坐在老者打坐的垫子上喝着老者给我们倒的茶(味道有点像决明子),看着窗外的雨在屋檐下挂成珠帘。我们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听老者在一旁念藏经……   雨渐渐小了,我们道别老者出寺了。一路上我们俩都在说淋点雨算什么,这种经历不是谁都有运气经历的~噢吼吼吼吼~~~   我在慢慢发现,仔细寻找,大家等我噢~~~         我的旅途故事(1):带上你私奔   我的旅途故事(2):唯一的一次迷失   我的旅途故事(3):磕长头、人品爆棚模式开启  同学们给深蓝扣的留言和鼓励汇总(淘宝)   【作者自述】我是深蓝扣,我在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着世界,寻找着感动的故事。我在行走,在经历,在触摸。有人说:世界太大,我们无能为力。可我知道,只要你敢,你每踏出一步,你脚下的土地就真真切切地被你拥有过。 只要你来,我就在这里,与你分享一切……【编辑推荐】深蓝扣,90后,查综门户网驻站作者,背包客,希望30岁之前可以一直旅行。通过给游客画人像的方式赚取路费,足迹几乎走遍中国。深蓝扣目前正在筹划国外游,希望通过出售自己的旅途故事筹集路费。如果你有被她的旅途故事打动,欢迎通过购买她的故事资助她,让她走得更远,经历更多的故事与你分享。   (本文为查综门户网签约驻站作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查综门户网,可通过意念关注 ←